注册 登录
安徽胡氏宗亲网,旨在研究安徽胡氏文化胡氏家谱胡氏派系,努力打造胡氏宗亲精神家园。 返回首页

胡宁生的个人空间 http://ahhszqw.com/?472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朴学斋话酒图

已有 1903 次阅读2016-6-30 16:27 |个人分类:龙坦胡氏

作者:蔡恒胜
    笔者最近整理母亲诗稿,发现一首“题朴学斋话酒图”。朴学斋是南社社员胡朴安的书斋名,当时仅作此注释而已。后来收到老同学王申的邮件,问我知道胡朴安吗?上海世博会前,位居康定路947号的胡朴安故居正式挂牌。幷标注胡朴安(1878—1947)是民国著名学者,清末在上海参加中国同盟会,为南社社员及《国粹学报》编辑。著有《周易古史观》、《儒道墨学说》等数十种著作。胡朴安旧居为前后两幢外形相似的三层楼房,沿南北向前后排列。她还告诉我他的外孙女是她朋友。我立即给她回信说他是我外祖父陈去病的好友,我母亲和他也熟悉。幷附上三张岁寒社的照片请她一阅。

    1923年初陈去病创岁寒社。前排左二胡朴安、左三徐自华、左四柳亚子、左六吴孟芙(叶楚伧夫人)、左七陈绵祥、左八胡湋平、右一陈去病。二排右三汪精卫、左三为于右任。三排右一为叶楚伧。
    意想不到是胡朴安的海外后裔提供了非常有趣的信息。指出照片中不仅有他外祖父,还有他们的姨妈,就是紧挨着我母亲的少女胡湋平。胡渊字湋平,号南香、安吴女子,安徽泾县人。南社社员,系国学大师胡朴安之长女。是位才华横溢的画家。诗有家风,画则以古为法,尤善山水,著有《南香诗钞》、《南香画语》。其诗淡远沉郁,清雅脱俗。她阿姨的一幅画作“朴学斋画酒图”,描述了在1923年(民国22年)于上海胡府朴学斋的一次南社文人聚会。胡渊湋平对此聚会的记载是:家君招饮精卫亚子十眉楚伧孟芙亨利又任力子望道于寓命渊绘图纪之精卫命之曰朴学斋话酒图诸君皆有题咏极一时之盛
    秋风淡微云,秋花曜素节。小斋敞明辉,斗酒聚贤哲。
    欢言泛香醪,诙谐粲生舌。陶然兴未阑,白日忽已灭。
    嘉会托丹青,涂雅敢辞拙。
    可见当日有九位客人及胡朴安父女,共有十一人参与聚会。包括汪精卫、柳亚子、余十眉、叶楚伧夫妇(叶楚伧、吴孟芙)、陈亨利即我母亲陈绵祥、于右任、邵力子、陈望道、胡朴安、胡湋平。他们作画题词,行酒吟诗,好一番热闹。可惜湋平早年夭亡,殁时年仅二十六岁。

    在经过三、四年代的战乱和十年文革后,该画早已不知踪迹,散落何方。想不到奇迹竟然发生,在 “朴学斋画酒图” 作成的八十余个寒暑之后,在2007年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的春季拍卖会上,有于右任、汪精卫、柳亚子等人的题字的该画,以人民币187000元成交。
    而我从母亲的《秋梦斋焚余诗草》中也竟然发现了“题朴学斋话酒图”之诗:
    凉飙动素秋,爽气晴光媚。歇浦静寒流,黄花开满地。
    念彼盍簪朋,方掳海天思。嘉会阻东南,修途怅难致。
    选事有吾师,特起张吟帜。朋旧十余人,诗情共豪咨。
    而我驽钝才,也许列坐次。欢喜斟旨酒,郑重感良意。
    概彼尘世人,攘攘竸趋利。有文能美新,扬雄徒识字。
    自诩稽古荣,不惜清名累。何如风雅伦,岁寒敦古谊。
    欢乐会逢时,花下千觞醉。妙业托丹青,韵事良可记。
    桃李竸朝华,松柏同晚翠。

    后来他们发来了从网上找到的拍卖的“朴学斋话酒图”,可惜没见有母亲的题诗,但在后纸上明标有胡朴安、汪精卫、叶楚伧、柳亚子、余十眉、陈绵祥等题识。
    汪精卫的题诗是:       
    此身更迭为薪釜, 借问苍生得饱无。 四海横流果安放, 廿年感旧足长吁。
    奇书满壁香逾古。 晚菊当篱色更腴, 伏女盈盈好才调, 祝君九十老鬚霜。* 
    十二年十月  
    朴庵社长招饮于世家同座者皆欢甚
    朴庵命女公子湋平作朴学斋话旧图
    并与湋平题诗其上皆佳绝
    余以得长句
    汪兆铭 
    伏女指家母
    柳亚子的题诗是:
    糟丘岁月去堂堂,凭仗丹青驻酒觞。
    咏絮昔钦谢道蕴,披图今见米元章。
    眼中人物谁名世,劫后江山换鬓霜。
    莫漫膏肓到泉石,药弯强弓射天狼。
    叶楚伧的题词为:
    记昔民元全盛日,张灯纵酒如临敌。
    握手相劳斗十千,以为从此无余贼。
    一朝妖谶起当涂,伏尸流血无时无。
    月?枫青夜呼啸,半是当年旧酒徒。
    嗟乎!
    敌人已成沟血志,危时莫作由国戏。
    且与绸缪尽百觞,心头落落几件事。
    胡朴安在朴学斋话酒图的题词为:
    十二年十月,秋意已深,岁寒可念。饮精卫、右任、亚子、力子、十眉、望道、楚伧、孟芙、亨丽于寓斋,杯酒共话,感慨遂多。命小女渊作图纪之。精卫、亚子名之曰“朴学斋话酒”,因系之以诗。
    云澹日色清,凄风惨以厉。秋气弥乾坤,落木望无际。
    小楼讬市廛,柴门终日闭。今朝良朋来,苔痕破幽砌。
    摘蔬苦无园,市脯尚甘脆。薄饮酒意融,相对书味细。
    称心而为言,启口皆妙谛。陶然杯复杯,谈论纷相继。
    莫谓酒人狂,谁谓斯民计。举世皆沉浊,醉者须自励。
    持此固穷心,永保金石契。作图以纪之,相以期千岁。

    后来他们还提供了更多的信息:自湋平逝世,胡朴安常将其遗墨置于案头,且广征同文题咏。有一幅山水扇面作于“壬戌秋日”,即一九二二年秋天,时胡湋平约二十岁出头。画面嘉木葱咙,一老者策杖行于山间道中,远处瀑布飞泻,空谷传响,层峦迭章,一派秋光。如此笔墨润泽,格调高雅之作品出自年仅二十岁左右之才女,不能不令人叹服!
    最近笔者又从上海胡朴安先生的孙女婿处获知,二十年前他听胡道彤先生(胡朴安先生之第三个儿子)说起过胡家原收藏过朴学斋话酒图,但在十年文革期间被抄走。因此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拍卖的该画应该物归原主给胡朴安先生的后人才对。  
    我非常欣慰不仅理解了母亲的这首诗的背景和胡渊的 “朴学斋话酒图”价值,而且通过诗画联络了胡朴安的后人,使得两代世交的家庭延续到第三代人身上。这不能不说是更有意义的事,特以此文记之。
    (蔡恒胜于渥太华 2010.04.22)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QQ|无图版|手机版|安徽胡氏宗亲网 ( 皖ICP备10204315号 )  

皖公网安备34082802000402号

Powered by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8-2015 安徽胡氏宗亲网(站长QQ:371025461)

回顶部